平板新闻网
汇聚最全面的平板电脑行业新闻

酷派CEO刘江峰离职:接下来要做智能锁?

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在乐视生态危机持续没得到缓解的情况下,乐视控股投资的酷派也江河日下。

就在今日,酷派CEO刘江峰在朋友圈转发了一篇关于《COOL M7线下渠道首销即将开启》的文章,并配上了一句话:收山之作,敬请光临。

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

刘江峰这一番表态引发了外界关注,即刘江峰可能将从酷派离职。而在数月之前业内也曾多次传出刘江峰将辞去酷派CEO的传闻。当时传闻称,刘江峰及部分团队成员还曾与TCL谈判加盟,不过最终并未谈成。

刘江峰今日接受雷锋网采访时曾透露,“先休息,暂时不会(回手机圈)。”至于酷派,他则表示,“尽人事听天命。”

网上也流传着一张刘江峰在酷派内部群发布的离职消息。他称:今天是他在酷派的最后一天。”

最近几个月以来,关于刘江峰要离职的传闻一直有。刘江峰也没掩饰和酷派股东之间的矛盾。

刘江峰此前出席一场活动时表示,酷派坐用近百亿元的土地资产,正常几个亿就可以盘活,却因为几个亿不能动。但酷派却手捧着金饭碗却在要饭。

“做好企业,老板应该自己当CEO,最起码在初期或者困难的时期更是要这样,从顶层到战略必须高度统一,但酷派的股东们仍有分歧,这不是职业经理人能左右的。”

刘江峰这一番背后,是股东之间对卖地未达成一致意见,是一个职业经理人对董事会的不满。

酷派遭遇接连讨债

最近酷派连续遭遇两家机构讨债。平安银行起诉酷派,要求酷派立即偿还贷款本息共8000万(其中本金8000万元,利息0元、罚息0元及复利0元)。

平安甚至没索要利息。而酷派说:“本公司认为,该贷款目前尚未到期。本公司已联络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,正积极收集证据,以对民事起诉状作出抗辩。”

8月17日,酷派再次发布公告,称遭遇宁波银行深圳分行起诉。

根据银行承兑协议,借款人向贷款行申请电子银行承兑汇票7张,票面金额合计为人民币7000万元,保证金为2100万元,到期日为2017年11月7日。

酷派再次以“期限未到”为由拒绝。据其在公告中表示:“本公司认为,该承兑汇票目前尚未到期。本公司已联络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,正积极收集证据,以对民事起诉状作出抗辩。”

接连两家银行提前对酷派要债,是对酷派前景发展不乐观。而造成酷派资金链困难的重要原因是,乐视生态危机爆发后,银行把酷派的授信全停了,酷派这一年来只还不贷。

此外,是酷派在2016年出现大幅亏损。今年6月,酷派集团发布公告,宣布公司2016年营收79.94亿港元,上年同期146.67亿港元,酷派营收同比缩水。

酷派集团2016年销售成本为76.37亿港元,上年同期为130.79亿港元,销售成本也同意出现了大幅下降。

酷派集团2016年除税前亏损41.82亿港元,上年同期为除税前盈利23.11亿港元。酷派集团2016年全面亏损43.42亿港元,上年同期为盈利20.49亿港元。

造成酷派2016年大幅亏损的原因主要有几点,分别是出售一合资公司投资亏损的18.37亿港元,销售及分销开支为10.09亿港元,行政开支9.31亿港元,其他开支9.26亿港元。

其中,酷派2016年的亏损中,出售一合资公司投资亏损的18.37亿港元是上年没有的,另其他开支也远远高于上年同期的1.68亿港元。

这是乐视控股CEO贾跃亭进入酷派后公司遭遇的最严重一次亏损。

成功不必在我而功力必不唐捐

刘江峰的离职,距离其出任酷派CEO只有一年的时间。

2016年8月,刘江峰作为酷派CEO公开亮相,称酷派作为传统手机行业的代表,二十多年来坚持技术路线、工匠精神。乐视作为新时代的生态型企业的代表,观念遥遥领先于时代,一直不断创新,不断颠覆。

“但在前进路上,免不了外界的嘲笑与质疑。”刘江锋说,“正因为这些善意或者恶意的声音,才让我更加坚信,乐视和酷派的联姻,必有未来。因为我相信,那些不被嘲笑的梦想,是不值得去追求的。”

刘江峰在发布会现场还相继调侃了几家手机厂商,称自己不会轻易就喊口号“三年超三星,五年超苹果”,暗讽华为手机,刘江峰还称不会说“Are you OK”,也不会在发布会上掉进水里。

这里“Are you OK”讽刺的是小米,掉进水里则讽刺的是vivo,vivo CEO沈炜曾在发布会上掉进水里。

根据计划,在发展策略上,酷派和乐视以独立双品牌运作,而在专利、研发和供应链资源等方面,乐视与酷派都会实现协同。

一年时间恍如隔世。到了今天,酷派和乐视相互发出的口径就是,酷派是酷派,乐视是乐视。

造成酷派今天的困境,一方面是乐视生态危机造成连锁反应,另一方面是刘江峰为代表的高管进入后,包括前酷派总裁李斌等酷派元老均出走,策略失当。

当初,酷派创始人郭德英套现立场,一位业内人士点评说,“奋斗了23年,老郭累了,退休去享受另外一种生活,这未尝不是一种更好的选择。”

如今,贾跃亭已远赴美国造车,酷派成孤儿,刘江峰则折戟沉沙。

让人感叹的是,刘江峰曾在个人微信转发了一张图片,图片是一本由雷蒙德钱德勒写的“漫长的告别”,并附言,“成功不必在我,而功力必不唐捐。”

对于未来去向,刘江峰对腾讯科技独家表示,“先休息一段时间,之后做做投资。”

不过在8月16日的COOL M7渠道会上,刘江峰曾表达过对智能锁行业的兴趣。

“中国智能锁普及率不到五个点,韩国是90%。在很多基于传统商品的智能化上,是有很多口子可以突破的。(比如)高端锁价格比较贵,(如果)锁和手机两个产业设个接口,到家手机往锁上一靠,摄像头、指纹上面都有,几百块钱一下子就都普及了,这些都是可以做的。我准备做智能锁去了,绝对把这个行业(给改造了)。刘江峰当时非常兴奋的畅想到。

编辑:芯智讯-林子   稿源:综合自雷帝触网、腾讯科技、21世纪经济报道

欢迎转载,必须注明出处:平板新闻网 » 酷派CEO刘江峰离职:接下来要做智能锁?

分享到:更多 ()